奧修談Ṇamōkāra Mantra

* 摘譯自"Glimpses of a Golden Childhood", Ch. 36

我知道外婆從來不去廟宇,然而她教給我一個咒語,這是我第一次透露這件事。那是一個耆那教咒語,但它與真正定義上的耆那教沒有任何關係。純粹是偶然地它與耆那產生了關聯·····

NAMO ARIHANTANAM NAMO NAMO
NAMO SIDDHANAM NAMO NAMO
NAMO UVAJJHAYANAM NAMO NAMO
NAMO LOYE SAVVA SAHUNAM NAMO NAMO
AESO PANCH NAMMUKARO
OM, SHANTI, SHANTI, SHANTI….

這咒語如此美麗;翻譯它將是困難的,但我會盡最大的努力·····也可能是最小的。

首先聆聽此咒語原本具有之美:

NAMO ARIHANTANAM NAMO NAMO
NAMO SIDDHANAM NAMO NAMO
NAMO UVAJJHAYANAM NAMO NAMO
NAMO LOYE SAVVA SAHUNAM NAMO NAMO
AESO PANCH NAMMUKARO
SAVVA SAVV PAVPPANASANO
MANGALAM CHA SAVVESIM PADMAM
HAVAI MANGALAM
ARIHANTE SARNAM PAVJJAMI
SIDDHE SARNAM PAVYHYANI
SAHU SARNAM PAUHYANNI
NAMO ARIHANTANAM NAMO NAMO
NAMO SIDDHANAM NAMO NAMO
NAMO UVAJJHAYANAM NAMO NAMO
OM, SHANTI, SHANTI, SHANTI….

現在我來努力翻譯了:「我拜倒其腳下,我向其鞠躬致敬,阿羅漢們·····」阿羅漢(Arihanta)是耆那教的詞彙,如同佛教的菩薩
(Bodhisattva):「已臻最終境界但對其他眾生漠不關心之人。」他在到家之後轉身背對這個世界。他沒有創立宗教;他甚至沒有傳道;他連宣示一聲都沒有。當然他還是必須先被記得的。最先該追憶的是那些已經了悟卻保持靜默者。最先該敬重的不是言語,而是寧靜。不是為了服務他人,而是為了自身純然的得道。是否服務了他人並不要緊;那是次要的,並非首要的。首要之事為證得自身,而在此世間要能證悟自身是何等困難。

繼續閱讀

奧修書主題類別

   目前所知奧修最早的公開演說是在1955年,他成道的兩年後,場合為耆那教的宗教會議,演說記錄也在同年編輯成冊。此後直到1989年7月21日的最後一場演說,由演說與談話記錄所編成的初版奧修書,印度語和英語合計超過了560種。經過數十年的重編與再版,現今這兩種語言的奧修書目已達近3倍之多。
   同時,經由出版社,經銷通路,尤其那些關心奧修資料的門徒,各種奧修出版品和手稿文件皆有適當的主題歸類。認識這些奧修書類別,對於深入奧修經教,進而明辨自己的靜心之路,有時會有出人意料的助益。
   以下簡表依照英文字母順序,摘錄英語出版品以及中譯本的分類和書目。同一本書有數種分類,或為略譯本等情況,僅對特定書目以括弧附註。若有中譯書名則直接寫在原書名後。
   幾乎所有奧修書籍資料在Sannyas Wiki的Bibliography都有詳細的歸類與描述。奧修書的瀏覽和檢索可見於osho.com的Online Library。從Osho World能下載英語和印度語奧修書的文字檔錄音檔臺灣書目整合查詢系統可以找到奧修中文書所在的圖書館。



Buddha and Buddhist Masters 佛陀與佛教
“The Book of Wisdom”智慧的書上中下冊 — “The Dhammapada”, Series1-12佛陀法句經第一卷與二三四冊 — “The Diamond Sutra”金剛經 — “The Discipline of Transcendence”, Vol 1-4四十二章經第一至四卷 — “The Heart Sutra”般若心經

Compilations 合輯
“The Book of Children”再次成為孩子 — “The Book of Man”奧修說男人 — “The Book of Woman”奧修說女人 — “The Chakra Book”奧修脈輪能量全書 — “Death: The Greatest Fiction”死亡的幻象 — “India My Love”印度, 我的愛 — “Life, Love, Laughter”生命, 愛與歡笑 — “Love, Freedom, Aloneness”愛, 自由與單獨 — “The New Man in Business and the Professions”金錢與工作 — “The New Man: The Only Hope for the Future”新人類 — “Sex Matters”了解性, 超越性

Darshan Diaries 達顯日記
“Above All, Don’t Wobble” — “A Must for Contemplation Before Sleep”睡前的冥想 — “A Must for Morning Contemplation”早晨的冥想 — “A Rose Is a Rose Is a Rose” — “Beloved of My Heart” — “Dance Your Way to God” — “The Further Shore” — “Hammer on the Rock” — “Nirvana Now or Never” — “Nothing to Lose but Your Head” — “The Open Door” — “The Old Pond … Plop” — “The Sound of One Hand Clapping”

Letters 書信
“A Cup of Tea”一杯茶 — “Life Is a Soap Bubble”夢幻泡影 — “Seeds of Wisdom”

Indian Mystics 印度神秘家
“The Beloved”, Vol1-2 — “Die O Yogi Die” — “Enlightenment: The Only Revolution” — “The Fish in the Sea Is Not Thirsty”奧修談蘇菲大師卡比爾 — “The Great Path” — “Krishna: The Man and His Philosophy” — “The Last Morning Star”最後的晨星 — “The Revolution” — “Showering Without Clouds”羽翼成

Jesus 耶穌
“Come Follow to You”, Vol1人子耶穌 — “I Say unto You”上帝唇边的长笛 — “The Mustard Seed”芥菜種子上下冊

Meditation 靜心
“And Now, And Here (15 talks)”(Meditation Camp) — “A Compilation on Osho Dynamic Meditation” — “From Medication to Meditation”靜心與健康上下冊 — “In Search of the Miraculous”找尋奇蹟上下冊(Meditation Camp) — “The Inner Journey”(Meditation Camp) — “Learning to Silence the Mind”心的十四堂課 — “Meditation for Busy People”城市裡的靜心手札 — “Meditation: The Art of Ecstasy”靜心冥想 — “Meditation: The First and Last Freedom”靜心觀照 — “The Orange Book”橘皮書 — “The Path of Meditation”靜心之路(Meditation Camp) — “The Perfect Way”(Meditation Camp) — “Pharmacy for the Soul”靈魂之藥

Responses to Questions 回應提問
“Be Still and Know” — “Come, Come, Yet Again Come” — “The Golden Future” — “My Way: The Way of the White Clouds”白雲之道 — “Om Mani Padme Hum”蓮花中的鑽石 — “Sat Chit Anand” — “Satyam Shivam Sundram”熱情 — “YAA-HOO! The Mystic Rose”(Meditation)

Sufism 蘇菲
“Just Like That”正是那朵玫瑰 — “The Perfect Master”, Vol1-2 — “Sufis: The People of the Path”, Vol1-2蘇菲: 道上的人上下卷 — “Unio Mystica”, Vol1-2 — “Until You Die”直到你死 — “The Wisdom of the Sands”, Vol1沙的智慧第一卷

Tantra 譚崔密教
“The Book of Secrets”奧秘之書第三卷上下冊/譚崔經典第一至十冊 — “From Sex to Superconsciousness”從性到超意識 — “The Tantra Experience”譚崔經驗 — “Tantra, Spirituality & Sex”密宗譚崔的精神與性 — “Tantra: The Supreme Understanding”存在之詩 — “Tantric Transformation”譚崔洞見

Tao 道家
“The Empty Boat”莊子 — “The Secret of Secrets”金色花的奧秘上中下冊 — “Tao: The Golden Gate”, Vol1-2奧修談清靜經上下冊 — “Tao: The Pathless Path”道: 順隨生命的核心(略譯) — “Tao: The Three Treasures”, Vol1-4老子道德經第一至四卷 — “When the Shoe Fits”當鞋子合腳時

Upanishads 奧義書
“Behind a Thousand Names” — “Finger Pointing to the Moon” — “Flight of the Alone to the Alone (discourses)” — “The Heartbeat of the Absolute” — “I Am That” — “The Message Beyond Words” — “Philosophia Ultima” — “The Supreme Doctrine” — “That Art Thou” — “The Ultimate Alchemy”, Vol1-2 — “Vedanta: Seven Steps to Samadhi”吠檀多: 到達三摩地的七個步驟 — “The Way Beyond Any Way”

Western Mystics 西方神秘家
“The Art of Dying” — “Guida Spirituale” — “The Hidden Harmony”神祕的和諧 — “The Messiah”, Vol1-2先知的愛(略譯) — “Philosophia Perennis”, Vol1-2畢達哥拉斯第一至二卷 — “Theologia Mystica” — “The Voice of Silence” — “Zarathustra: A God That Can Dance”查拉圖斯特拉第一至二冊 — “Zarathustra: The Laughing Prophet”

World Tour 世界行履
“Gold Nuggets”智慧金塊 — “Hari Om Tat Sat” — “Light on the Path” — “Om Shantih Shantih Shantih” — “The Osho Upanishad”奧修 • 奧義書上中下冊 — “The Path of the Mystic”, Vol 1-2渡岸法光上下冊 — “Sermons in Stones” — “The Sword and the Lotus”劍與蓮花上下冊 — “The Transmission of the Lamp”

Yoga 瑜伽
“Nine Sutras” — “Yoga: The Alpha and the Omega”, Vol1-10瑜珈始末第一卷/靈魂的科學/瑜伽之書上中下冊(略譯)

Zen and Zen Masters 禪與禪師
“Ancient Music in the Pines”愛與死亡 — “And the Flowers Showered”花落繽紛 — “Bodhidharma: The Greatest Zen Master”菩提達摩上下冊 “Christianity: The Deadliest Poison and Zen: The Antidote to All Poisons” — “Dogen: The Zen Master” — “The Grass Grows by Itself”春来草自青 — “The Great Zen Master Ta Hui” — “Hsin Hsin Ming”信心銘 — “Hyakujo: The Everest of Zen” — “I Celebrate Myself: God Is No Where, Life Is Now Here” — “Joshu: The Lion’s Roar”趙州從諗 — “Live Zen”活的禪(Meditation) — “Ma Tzu: The Empty Mirror”奧修談禪師馬祖道一 — “Nansen: The Point of Departure”奧修談禪師南泉普願 — “No Mind: The Flowers of Eternity”無念-永生之花 — “No Water, No Moon”沒有水, 沒有月亮 — “One Seed Makes the Whole Earth Green”種子綠大地 — “The Original Man”本來面目 — “Rinzai: Master of the Irrational”臨濟義玄 — “Roots and Wings” — “The Search”禪宗十牛圖 — “Take It Easy”, Vol1-2放輕鬆些!第一至二卷 — “This Very Body the Buddha”此身即佛 — “The White Lotus” — “Yakusan: Straight to the Point of Enlightenment”直入覺悟的核心 — “The Zen Manifesto: Freedom from Oneself“禪的宣言(Meditation) — “Zen: The Diamond Thunderbolt”禪: 鑽石雷電

你在找我嗎

  * 譯自奧修書“The Revolution”第3章
    1978年2月13日午前於佛堂的演說

你在找我嗎?我就坐在旁邊:
你的肩膀正倚著我的。
你不會在佛塔裡找到我,
也不會在印度神龕裡,
不會在猶太會堂裡,不會在天主教堂裡,
不在彌撒當中,不在梵唱當中,
不是將雙腿盤到脖子上的時候,
也不是除了植物什麼都不吃的時候,
當你尋找我,你將立刻找到我。
你將在時間最微小的房舍裡找到我。
卡比爾說「學生們,告訴我,神是什麼?
祂就是呼吸裡的呼吸。」
那具有死亡與厚重身軀者
在不具厚重身軀與死亡者面前跳舞。
響亮的聲音說「我就是你。」
崇高的師父前來
向著初學弟子鞠躬致敬。
努力讓自己終能見到這幕!

在演化之中存在著邏輯。一件事情導致另一件事情,一環接一環,一步接一步。有一種必然性在那裡。演化是機械性的,它是連續性的。裡面沒有空隙,沒有跳躍,新的從不曾發生。只有舊的不斷顯現出來。演化是單一面向的移動。它是可預測的,你可以預先見到它。它非常理性,它神智清楚。

然而革命要比神智清楚來得更多,比邏輯來得更多。它不是必然的,有許多令人訝異的事情在它裡面。它會跳起,它會飛躍,它是量子跳躍。量子跳躍就是它內在最深的根本核心。

那就是為什麼我說卡爾‧馬克思並不瞭解革命。他的革命是不可避免的那種;他的革命是某種自行會發生的事情,不需藉助任何屬於人這邊的意向。它自己就會出於過去而發生──就像一粒種子生長成一棵樹:它必須如此,因為種子已經將樹包含在裡面。事實上樹並不是某種新的東西,它已包含在種子裡面──尚未顯現,但仍然含藏於其中;種子是它的藍圖。當樹成形時,這只不過是顯露出那之前被隱藏的──如今它展開來了。然而這棵樹事實上並不是任何新的事物。在種子與樹之間並不存在著革命,只有演化而已。

馬克思說共產主義革命是無可避免的,它是資本主義的自然結果。如果是這樣,那麼這就不是革命。那麼這只不過是演化;為什麼稱它為革命呢?革命意味著某種全新的事情發生了──某種不會自行出現的事情,某種只有透過人的意向,人的意識才會出現的事情。某種事情若沒有人類意識的幫助就不會發生──那才是革命。革命是個驚奇,革命是個奇蹟。它本不該出現的,但還是出現了。它是神祕的。

繼續閱讀

靜心技巧產生作用時的跡象

譯自奧修書“The Book of Secrets”第2章第3個問題
1972年10月2日午後於孟買Woodlands的演說

有哪些確切的跡象讓人知道他正在練習的某個特定技巧將通往那最終的?

跡象是存在的。第一,你開始在你裡面感覺到一個不同的個體。你不再一樣了。如果這技巧適合你,你立刻就是一個不同的人。如果你是一位結了婚的丈夫,你就不再是同一位丈夫。如果你是位商店老闆,你就永遠不再是同一位商店老闆。無論你是什麼,如果這技巧適合你,你會變成另一個人;那就是第一個跡象。所以如果你開始對你自己感到奇怪、陌生,要知道這是某種事情正發生在你身上。假如你仍然跟原來一樣,感覺不到任何奇怪的地方,那就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這是某個技巧是否與你相合的第一個跡象。如果它是合的,立刻你就會被傳導,被轉變成另一個人。突然間這樣的事情就會發生:你是以全然不同的方式看著這個世界。雙眼還是相同的,然而在它們後面去看的人已經不同了。

第二,所有那些製造出緊張,衝突的事情都開始掉落。並不是你練習那個方法很多年,然後你的種種衝突,焦慮,緊張才會落下──不!如果這方法適合你,它們馬上就開始掉下來。你能感受到一種活力來到你身上;你被卸下了重擔。你會開始感覺到,如果這技巧適合你,地心引力已經反轉過來。此時地球不再將你往下拖。反之,是天空正在將你拉上去。當飛機在起飛時你有什麼感受呢?一切都被翻攪起來。然後突然間一個抽動,地心引力就失去意義了。此時地球不再拖住你,你正在遠離地心引力而去。

繼續閱讀

內在寶藏, 原子爆發, 通道-氣息-空隙

譯自奧修書“The Book of Secrets”第4章第1個問題
1972年10月4日午後於孟買Woodlands的演說

怎麼可能只是藉由覺知到呼吸過程裡某個特定的點就足以令人成道?怎麼可能只是因為覺知到呼吸之中那麼微小和短暫的一個空隙就足以從無意識裡解脫出來?

這個問題深具意義,這個問題很可能在許多人心中都出現過,因此有許多地方需要瞭解。首先,靈性被認為是項困難的成就。它兩者皆非:也就是說,它既不是困難的,也不是一項成就。無論你是什麼,你已經是靈性的了。沒有任何新的事物需要加到你的本質上面,也沒有任何事物需要從你的本質裡捨去;你已經不可能更完美了。並不是你得在未來的某個時刻才會是完美的,並不是你必須做什麼費力的事情才能成為你自己。這不是一個得去別處某個景點的旅程;你不用去到其他地方。你已經在那了。那需要達成的已經達成了。此觀念必須深入心中,只有這樣你才能夠瞭解為何如此簡單的技巧是有用的。

如果靈性是種成就的話,那麼當然它會是困難的──不僅困難,事實上是不可能的。如果你原本不是靈性的,你就不可能會是,你永遠都不會是,因為怎麼可能一個沒有靈性之人會變成靈性的呢?如果你不是早已具有神性的話,那就沒有任何可能,沒有任何辦法。不管你做了什麼努力,一個原本不具神性之人所作的努力並無法創造出神性。如果你不是神性的,你的努力就無法將神性創造出來。於是它絕無可能。

然而整個情況完全相反;你已經是你想要達成的。這個渴望的終點已經在那,存在於你之中。此時此地,就在這個片刻,你就是那人們所稱的神性。那最終的就在此處;它已是如此了。那就是為什麼這些技巧會有所幫助。因為這不是一種成就,而是一個發現。它被藏起來了,而且是藏在非常,非常小的事情裡。

繼續閱讀

兩個氣息間的空隙

摘譯自奧修書“The Book of Secrets”第3章
1972年10月3日午後於孟買Woodlands的演說

溼婆回答:
燦爛之人啊,這樣的體驗會在兩個氣息之間露出曙光。在氣進來(往下)後與正要轉上(往外)之前──至善。

這就是技巧:

燦爛之人啊,這樣的體驗會在兩個氣息之間露出曙光。

在氣進來後──也就是,往下──並且正要轉出去前──也就是,往上走──至善。覺知到這兩點之間,以及所發生的事情。當你的氣進來了,觀察它。會有個片刻,或者說千分之一個片刻,呼吸不見了──就在它轉向上,在它轉向外面之前。一個氣息進來了;然後到了某個點上呼吸會停止。接著氣息往外走。當氣出去了,那時再次會有一個片刻,或者說一個片刻的一小部份,呼吸停止了。然後氣再進來。

在氣正要轉進或轉出之前,會有個片刻你並沒有呼吸。在那片刻裡某種發生是可能的,因為當你不在呼吸時你就是不在這個世界。了解這點:當你沒有在呼吸時你就是死了;你仍然,卻是死的。不過這個片刻持續的時間如此短暫,因此你從來不曾觀察到它。

對譚崔(Tantra)而言,每一個出去的氣就是一次死亡,而每一個新進來的氣就是一次重生;氣進來是重生;氣出去是死亡。出去的氣等同死亡;進來的氣等同生命。所以在每一次呼吸裡你都在死去又重生。這兩者間的空隙僅持續非常短的時間,然而深切的,真摯的觀察和關注將使你能夠感覺到這個空隙。如果你可以感覺到這空隙,溼婆說,那就是至善。這時所有其他一切都不需要了。你已得到神的賜福,你已領悟;事情已經發生了。

繼續閱讀

安那般那念,意識,身體細胞

摘譯自奧修書“Meditation: The Art of Ecstasy”(中譯本“靜心冥想”)
第19章“奧修重新設計的傳統技巧”
1972年7月3日的演說

安那般那念瑜珈

一朵從未見過太陽的花與一朵已和太陽相遇過的花是不同的。它們無法相同。不曾遇過日出的花朵永遠不會體驗到太陽在自己裡面升起。它是死的;它只是個潛在的可能。它從來不知道自己的靈魂。然而已經見過太陽升起的花朵也會見到某種事物在它裡面升起。它知道了自身的靈魂。此時這朵花不再只是一朵花了;它已經知道一個深刻的,撼動心靈的內在。

我們如何才能在自己裡面創造出這樣的內在呢?佛陀發明了一個方法,最強而有力的方法之一,能夠創造出一個內在覺知的太陽。而且不僅是為了創造它:這方法是如此殊勝,不僅創造出內在的覺知,同時還讓這覺知穿透到甚至是身體的細胞,進到人的整個存在。佛陀所用的這個方法被稱為安那般那念(Anapana-sati)瑜珈──覺知入出息的瑜珈。

繼續閱讀

葛吉夫,佛陀,與奧修在意識上的不同途徑

譯自奧修書“This Very Body the Buddha”第4章第4個問題
1977年12月14日午前於佛堂

奧修:第四道,就葛吉夫的教導而言,被人稱為良心的道路。在你的教導裡良心的位置為何?

這問題來自塞西爾‧路易士。

完全沒有位置。我不相信良心,我只相信意識。我不相信道德,我只相信宗教。我是非道德的。

良心是社會在你身上所玩弄的一種技倆。這個社會創造出道德良心好讓你可能永遠都不需要意識。你被蒙騙了。譬如,當耶穌說“愛就是神”時,那並不是出自他的良心,那是出自他的意識。他知道它。那不是一個信念,那是他的體驗。而當一位基督徒說“愛就是神”,那是他的道德良心,而不是他的意識。他並不知道它,他並沒有活過它。他只是一再一再反覆地聽到它──他已經被它催眠了。

每個孩子都在受著父母,牧師,政客,以及社會的催眠。某件事情經過持續不斷的重複之後就變成所謂的良心。你一直在教孩子們,“這是對的,這是對的,這是對的”。一再一再地聽到它,於是他的頭腦就受到了制約。許多年之後他也會說“這是對的”──那是自動化的。那不會是來自他自己的本質,那是從這社會放入他本質中的錄音唱片裡所播放出來的。這就像德爾加多(Delgado)的電極刺激一樣。許多世紀以來,這就是社會一直在每個人身上所玩的危險把戲。

那就是為什麼世界上有那麼多種良心──印度教徒有某種良心,回教徒有另一種良心。良心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多種呢?真理是一。而良心卻是如此之多?

繼續閱讀

Sahajo Bai

Sahajo,18世紀印度神秘家.
她是奧修第一位論及的女性成道者. 奧修談論她時是以一種與佛陀,老子,耶穌等男性成道者截然不同的音調. 的確,這音調會令你悸動不已.
以下英文部分引自奧修書"Showering without Clouds",中譯則引自旗開出版社的"羽翼成",譯者李奕廷(Vivek).  英文參考書籍有"Sahaj Prakash",Google圖書可預覽部分內容.


I can abandon God, But I Would not forsake my master.
God is not the equal of my master.
我可以拋棄神,但是我不會離開我的師父。
神無法和我的師父相提並論。

God has given me birth into this world.
My master has freed me from the cycle of birth and death.
神給了我來到這個世界的生命。
而師父使我從生和死的輪迴中解脫。

God gave me the five thieves.
My master freed me from them when I was helpless.
神給了我五種感官。
而師父在我無助的時候,使我免於它們的束縛。

God threw me into the net of the family.
My master cut away the chains of attachment.
神把我丟進家庭的羅網。
而師父切斷情感的枷鎖。

God ensnared me in desire and disease.
My master has freed me from all this by initiating me.
神使我落入欲望和疾病的陷阱。
而師父點化了我,使我免於它們的束縛。

God made me to wander in the illusion of doing.
My master showered me my being.
神使我徘徊在虛幻的活動中。
而師父為我指出我的存在。

God hid himself from me.
My master gave me a lamp to illuminate him.
神隱藏了自己,不讓我找到。
而師父給了我一盞照亮祂的燈。

Above all, God created this duality of bondage and freedom.
My master destroyed all these illusions.
藉由這一切,神創造了束縛和解脫的二分性。
而師父摧毀了所有的幻象。

I offer myself, body, mind and soul
At the feet of my master, Charandas.
在查藍達師父的腳下,我奉獻了我自己、我的身體、我的頭腦和我的靈魂。

I can abandon God, but I can never abandon my master.
我可以拋棄神,但是我永遠不會拋棄師父。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