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茴香氣空間音樂演出 [桑雅劇場‧瓦頌康樂隊]


桑雅劇場許久未作音樂表演了. 這次是與瓦頌康樂隊一起, 在上禮拜天(2/16)於高雄市的印茴香氣空間現場演奏.
使用樂器有Dilruba(印度弓弦樂器), 曼陀鈴, 迷你豎琴, Tanpuri(印度彈撥樂器), 非洲鼓, 以及缽.
音樂類型為融入印度古典音樂(Raga)並帶有世界音樂風格的新時代音樂.

第一場

第二場


深光印記

深光印記為桑雅劇場2012年度展演的思路隨筆, 原刊載於:https://sites.google.com/site/2012deeplight/shen-guang-yin-ji

 

2013/1/13  22:05

                  
          結束,
          與開始.
            “深光”2012相片[台南-台北-合照]
            http://1drv.ms/1ZY4PpK

2012/12/28  17:15
    明後天,桑雅劇場2012年度最後兩場演出.
            時間:12/29(六),30(日) 19:30
            地點:mad L替代空間: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五段241-1號1F
            02-29332369 捷運萬隆站2號出口(羅斯福路方向), 出口右側防火巷內
                                     (巷口立有展演海報)
          然後, 深光就可收藏至它該在的地方.   

2012/12/27  23:56

 “Samyak Butoh…我所關切的舞踏”

   作者:Satyana(謝明志,桑雅劇場負責人)

 

   舞踏在土方巽和大野一雄之間所出現的進展,首先就是大野慶人本人。

    雖是大野一雄先生的兒子,慶人先生的舞踏啟蒙卻來自土方巽。1959<禁色>首演以及1960年細江英公的影片<へそと原爆>,皆是由大野慶人與土方巽一起演出。1977年,大野一雄推出首部個人舞踏作品<ラ・アルヘンチーナ頌>,自此之後的二十多年大野慶人始終都是大野一雄臺上臺下最重要的夥伴,一般也都認為大野一雄家發展出了不同於土方巽體系的表演風格與作品方向。

    然而,土方巽體系和土方巽自身是否就能劃上等號?從1977到1985年大野一雄的新作皆是由土方巽負責導演(土方巽先生於1986年去世),田中泯和更早期的笠井叡也都有自己的身體型式。另外,土方巽60年代的幾部作品以及他在個人獨舞段落中所展現出來的感覺,皆與我們慣有的白妝、蟹足、恐怖作嘔等舞踏印象不盡相同。當然,暗黑舞踏和舞踏譜的代表芦川羊子,和粟由紀夫,大駱駝艦等也都是出自土方巽。

    要真正瞭解什麼是舞踏,必須完整審視土方巽一生的每個階段,並且涵蓋所有受到他影響的舞踏者—有些僅得形式,與其精神越行越遠,有些則領會了本質,甚至呈現出土方巽未及碰觸,藏在心裡的舞踏。

    或許,更重要的是你所關切的,所具備的是什麼!!

    如果你有類似土方巽在飢寒中長成的穿透力,無時不瞥見遍佈在空間與人身中詭異的秘密,那樣的力量就可撞擊到身體底層,迸發出Eros,原始能量,衝破世間與神靈界的區隔和禁忌。

    如果你像大野一雄一樣幼時享有美學薰陶,青年即受宗教洗禮,之後卻有近十年的歲月在戰場上遍歷死亡,於是生與死,喜樂與苦難,將會洶湧地在全身流動並交匯入心,對於天地萬物莫不生起誠摯的感動。

    如果你是大野慶人,領受了土方巽和大野一雄兩種靈魂的教導並融會貫通,那麼種種藝術和生命的原則都會了然於心,既可在工作坊裡向學生們道出禪僧仙厓的圓圈,三角,和四方,也能巧思構成2010年與Pina Bausch的資深舞者合演的<たしかな>;既有面對未來的遼闊視野,又能保存舞踏創始時的強韌與純真。

    每一位舞踏者都會形成自己的舞踏,然而只有認真回溯至源頭,所獲得的舞踏才會純粹和新鮮,不但能將已揭露的奧秘傳承下去,而且還發現更多。

    我們都是自己的光,然而那樣的光並不屬於我們的,也不是屬於大野慶人,大野一雄,或土方巽的;那樣的光穿過所有真誠的舞踏者,回歸宇宙深處的黑暗—在那裡光與黑暗已合為一體而無法分別。那是種無所依止、永恆,寂靜,同時創造著無限。

今年的深光 ~ 桑雅劇場2012年度展演大要

深光   往復、紛起、凝視不已

         我破碎了 被碾細了 灑落在黑夜中野草蔓生狂舞的山嶺上   凍結的遠方海面傳來嬰兒般無所煩憂的喃喃聲   原來那是死者與天使們的歡聚  他們拉扯彼此衣角嬉鬧著     但我無法多作停留  我必須尋找一池藍色月光映照其上的水塘 為那無人知曉的美所圍繞 我淚水盈眶的雙眼終於迸發出成千烈日   當它們燃燒殆盡時  將沉進宇宙深處形成晶體  泛著微光

在每一道微光裡 是我的每一個自己
在我每一個自己裡 
是每一次花朵無盡斷裂與接續的撩亂綻放

繼續閱讀

李蕢至個展“以眼聆聽” [2011 12/3(六) pm3:00 桑雅劇場開幕演出]

展覽名稱: 以眼聆聽/An eye for listening

參展者: 李蕢至 / Kuei-Chih Lee
展覽時間:12/1~12/11
展覽地點:南海藝廊 (台北市重慶南路二段19巷3號)
                           http://blog.roodo.com/nanhai/archives/15979069.html
展覽簡介:   『以眼聆聽 /An eye for listening』當我們觀看的時候看見的是什麼?當我們駐足聆聽的時候聽見的又是為何?
真正的關係存在於自然界裡頭
 The real relationship is found in nature.
大自然存在著許多智慧與奧秘,如希達多面河醒悟。而創作存在於我、自然與環境當中,同在人、自然(在)與環境(場)三者的關係裡頭不斷發生,除了生理感知外還包括了內在心理、自我意識與意念,自然指其存在本身與就在此,環境意指所在之處、場所或場域。而時間於其間穿梭行進,每一個時空切片在時間流中無休止地往前推進,與時更迭,人介入,造成洄瀾,繼續往前。
12/3 (六) pm3:00 桑雅劇場開幕表演

     

     草木的生成
      靈魂的形變
                    
 踏步與墜落,我釋出了訊息

   在依稀被聽見的同時  
     沉入眼裡身裡          

      迴盪 結晶
              
            

  桑雅劇場:以大野一雄舞踏為主要工作
  途徑,形成從表演者自身而出的角色範疇,
  並依此建構整體作品對人與世界存有的探
  尋。2009年起與地景裝置作者李蕢至進行
  一連串的跨領域展演行動。


桑雅演出精華

 這5分鐘剪輯是因應國藝會藝企媒合專案, 取材上有考慮到以企業為對象,
           也只是在這個時間對近年來表演印象的濃縮, 並不已能完全代表桑雅.

                                      桑雅真正的精華仍在創造之中….

繼續閱讀

“深光”演出片段


桑雅今年9月參加藝穗節的作品, 在南海藝廊演出.
從演員到技術近20位朋友合力完成, 觀眾也不少呢!
桑雅始終在追尋著一道深邃的光…那是什麼…如何確定…
年月與景域不停變換, 卻依然是同樣的步伐與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