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6 奧秘沉浸之靜心 – 相關介紹 (2017)

                                             更多介紹請見 動態靜心─亢達里尼靜心─味帕沙那靜心
                                                                      奧秘之書:全文與中譯
                                                                      奧秘之書:奧修解說摘譯

     靜心不是團體。
     即便是靜心團體,如果帶領者和參加者是以類似治療團體,身心靈團體的方式與心態來進行,那就仍然不能算是靜心。
     一個小小的例子:在團體中,常常活動一個階段結束,大家就要手牽手坐在一起,然後開始說著自己的或聽著別人的心得分享。
     對很多靜心者而言,這樣的方式無法分享出真正重要的事情,還可能妨礙到靜心能量的作用過程。
     所以靜心不是相互取暖,求得慰藉;靜心不是建立觀念;靜心也不是任由感覺蔓延,名為自由實則脫離正道。
     真正的靜心是,將自己完全交付在正確的靜心技巧,嚴謹的修行方式上。於是如水外流的生命終於來到它的沸點,它將蒸發殆盡並化為靈魂,不再屬於任何可被辨認的世界。
     因此靜心也被形容為革命,因為它徹底翻轉了生命原本各種流動傾向。
     根據這樣的定義,許多靜心中心和舉辦靜心活動的單位,實際上並不具備真正的靜心能量。
     桑雅也是如此。
     桑雅仍屬於這個世界,期待做出成果,照顧家庭,找到同伴;桑雅仍需要觀念,需要許多經典,以確立自身的方向;桑雅仍依戀種種感覺,期盼流動在美與愛的各種形式之中。
     桑雅只是瞭解這中間的分野,並且相當重視它。
     在奧修眾多的治療師,團體帶領者當中,自然也有人能夠瞭解,能夠帶出不同的靜心品質。我在喜馬拉雅山區遇過兩位,也認識一位就定居在臺北。他們以Vipassana,以Dilruba的琴聲,讓人可以純粹地,自然而然地領會靜心,領會諸多奧秘。
     臣服於此奧秘,融解於此奧秘,這就是桑雅認為在靜心中最重要的事情。
     當奧修講出這段由比Sanskrit更早的Prakrit語所譜成的mantra時,是否這也是他想傳達的意思:

     namo arihantanam namo namo
     namo siddhanam namo namo
     namo uvajjhayanam namo namo
     namo loye savva sahunam namo namo
     aeso panch nammukaro
     savva pavappanasano
     mangalam cha savvesam padhamam havai mangalam
     arihante saranam pavajjhami
     siddhe saranam pavajjhami
     sadhu saranam pavajjhami
     namo arihantanam namo namo
     namo siddhanam namo namo
     namo uvajjhayanam namo namo
     om, shantih, shantih, shantih.

     是否能讓我邀請各位朋友,一同沈浸於這樣的奧秘,這樣的靜心世界。

繼續閱讀

12/9 融合於心之琴絃 – 相關介紹 (2017)

                                                                                          更多介紹請見 桑雅的音樂

     幸運地,桑雅擁有一些印度樂器,因此得以參與音樂的世界。
     傳統音樂流傳至今,僅少數仍保有古代靜心藝術,客觀藝術的質地。其中,相較於日本雅樂,印度古典音樂明顯著重於內心的情感。Raga—印度音樂詞彙裡是指曲目—這個字甚至帶有激情之義。
     然而在印度古密宗Tantra裡面,本來就蘊藏著將人類身心每一種能量蛻變成神性的智慧。因此在奧秘之書裡自然也會出現關於聲音,包括聽聲和出聲等靜心技巧。
     奧修同樣十分重視音樂。早在70年代初,動態靜心剛公佈不久,奧修就已嘗試為它加上現場的鼓聲。此後許多奧修靜心都會搭配音樂,而在Darshan, Whiterobe等奧修點化門徒,與門徒相聚的過程中,我們也可看到各種型式的樂器和樂隊。
     Pune的奧修社區有一獨特的空間——Samadhi。在印度這個字可代表聖人,上師的陵墓。而在Pune社區這空間也是用來靜坐或進行某些靜心。有個時期那裡每天下午3點的靜坐時段都有現場演奏。在這一小時靜坐的開頭和結尾,大約10分鐘吧,無論當天是Sitar, Dilruba, 或尺八,那樂器的聲響都會寧靜地迴盪在白色大理石,紫水晶,從透明落地窗映照進來滿滿的植物綠意,以及在場的靜心者之間。
     我不確定這空間目前的狀況,至少5年前它還是存在的。
     這次的活動,桑雅是運用印度樂器來引導,創造靜心的氛圍。靜心從整體來看是種多次元,多面向的工作,因此無論印度古典音樂,非洲鼓樂,或是現代的techo, partial音樂,都有可能成為幫助靜心的音樂類型,而這也對應到人的各種類型。然而什麼是人的類型?什麼是靜心的工作體系和目標?從心的感動,身體的震動,思緒的波動,然後來到意識,這中間的變化是什麼?什麼才能作為意識真正的定義?這些是桑雅關注的主題,甚至就是桑雅之所以存在的原因。
     是在這樣的基礎上,桑雅邀請大家,藉由印度的琴絃一起融合於心,融入這意識的餘波蕩漾之中。

繼續閱讀

12/2 內面凝視之舞 – 相關介紹 (2017)

                                        更多資料請見「魂の糧」「稽古の言葉」 原文暨中譯摘錄

    內面凝視之舞源自於大野一雄與大野慶人的舞踏。
    慶人先生去年出版了DVD“花と鳥”,連同一本小書“舞踏という生き方”。對他來說,舞踏可以是獻給人類的一種生活方式。
    80年代初,慶人先生在相隔十餘年後重新接受土方巽的排練指導。當土方巽看著慶人先生身上的舞踏,他的評語是:「靈性的舞踏出現了。」
    當然,土方巽如此極端前衛的天才—-或許與尼采,畢卡索為同一類—-是否也能正確地認識到靈性,可以另外再來探究。
然而當我們在一雄先生的書“稽古の言葉”裡讀到這樣的話語:

「宇宙的,宇宙的一切都被匯集在眼睛裡,含括在眼睛裡。眼睛彷彿就是一個宇宙。在那裡面你就能達到空無的境界。雙眼正睜得大大地,雙眼。有如在注視著遠方,讓瞳孔收縮一些,不必聚焦在任何物體上,也不要讓任何東西抓住你的注意力。宇宙因此一下子就進來了。我覺得只要這麼做,不知不覺就能進入空無的狀態。」

「自體密聲。有著這樣的機制會自然地療癒我們。人類的身體構造早已有這樣的特質。將作為宇宙所分送的靈魂,確實地將其接收並以此生存下去的話,那麼身體本身將會具有實實在在的胃和腸子,而那實在的腸子,會製造出血液,隨後形成骨骼,經過骨髓這聖殿,將身體各處與生命力結合起來,因而全然完成生命的力量,並確確實實地蘊含在自己身上。」

    那麼,從一雄先生到慶人先生,也看得到另外幾位舞踏者,他們同樣受過土方巽指導或啟發,但沒有跟隨土方巽直系的暗黑舞踏和舞踏譜團體,也沒有順應西方當代的舞蹈和表演藝術,而是形成自己的身體與精神世界,一種‘自體舞踏’。這個脈絡應該可以確立下來了。
    所以舞踏能夠作為一種生活方式,更明確地說它能夠作為一種靜心方式——尤其是奧秘之書的靜心,我個人的體會是如此。
    在奧修圈裡已有兩種型態的靜心舞蹈:在精準繁複的動作中發展出意識能量,以至整體;在活躍開展的動作中發展出身體能量,以至整體。而內面凝視之舞正好能補充第三個層面:在沈靜流轉的動作中發展出情感能量,以至意識和身體,進而融合出新的靈魂,新的生命。
    從外面看似沈緩,裡面則不然。所有外部的靜止都是為了要給內部足夠的空間時間,因此從身體的組織細胞,到內心的思緒,意象,感受,它們具有的電流或脈動才能振動在一起,凝聚成某種結晶——或許就是所謂的靈魂。而在那最終的結晶之前,這些靈魂的粒子需要先經過無數次的對撞,那會產生出如同原子彈一樣巨大的能量爆發。
    這樣的爆發會確實反映在舞者的肢體動作與精神狀態上。於是一位真正的舞踏者的確能在觀眾面前創造出一個獨特的宇宙。
    首先要倚重的是情感能量,因此透過一些角色素材來練習是有用的,但並不是編劇出來的角色,不是得描述出具體人事時地物那樣的角色。即使你已將心裡面的千頭萬緒化約成一朵花了,你還需將這朵花的輪廓和顏色再模糊些,或者再變樣些,與周遭背景再揉合些,或者再突兀些‧‧‧‧‧‧它不是出現在你的眼睛前面,而是出現在你的眼睛後面;不是在你的腦海中成形,而是在你的肚臍底下成形;它可以比空氣更輕,它可以比巨山更重;它與你的關係不是我與它,而是我與他或她,我與我,我與無法被稱為花的花,只留下無法被稱為花的花,只留下無法被稱為我的我······
    如果你真能進入這般的角色,那麼從你的身,心,到靈,怎能不被強烈地觸動著,感動著呢?正是在如此的感動中,你再深一層地進入了你自己,也因而進入了對方,進入每一個你所愛的生命,進入每一個存在。
    請讓我邀請各位,一同來進入這樣的舞踏世界,這樣的內面凝視之舞。

繼續閱讀

真與美之初探:續篇 (2017)

緊接在十二個週末下午之後,桑雅將再推出三場整日活動,作為‘真與美之初探’系列的階段總結。

航行在這片靜心,或說是靜心藝術的廣袤海域,許多時間必定得獨自操帆,因此去到了許多絕美秘境。然而所有的遠航皆得靠岸,以將它的貨藏卸給需要之人,並充實好補給,尤其是適合的伙伴——因為接下來的目的地是那最深遠,最值得獻出自己,最終之真實家園。

十二週的‘真與美之初探’,其內容綜合了源自大野先生家的內面凝視之舞,印度古典樂器的靜心應用,以及奧修書與奧修靜心。而12月的三週‘續篇’,則是將這三項內容各自獨立出來,成為當週整日活動的主題。依序我們稱之為‘內面凝視之舞’,‘融合於心之琴絃’,‘奧秘沈浸之靜心’。

繼續閱讀

真與美之初探 {時程、內容} (2017)

* 活動期間為2017年9月2日至2017年11月18日

真與美之初探

本活動是靜心與靜心藝術一種全新的組合與探索。
每場活動首先廣泛介紹各主題下的奧修書,並搭配中文譯稿播放20分鐘左右的奧修演說錄音。接著以濃縮簡化的方式來體驗數種奧修或動或靜的靜心技巧。這部分是靜心意識的結晶。
再來為藝術式的身心靈融解。內面凝視之舞需讓內在心靈努力跟進一連串簡單卻深刻的身體動作。在第5,7,9週此時段為印度樂器與Vipassana Walking和內面凝視之舞的結合應用。活動最後以現場聆聽印度樂器那繚繞不絕的寧靜作為結束。

繼續閱讀

真與美之初探:序曲 [桑雅工作聚會] (2017)

桑雅劇場邀請舊友新知,共同參與‘真與美之初探’及各項桑雅工作。
曾經是桑雅伙伴的朋友,在相隔一段時間,擁有更多自己的體會後,或許你願意回來看看桑雅。如果你覺得桑雅仍然有些什麼能提供給你,歡迎繼續前來協助桑雅的工作。
從文章,演出,活動訊息等管道得知桑雅的朋友,也許你感覺桑雅與你的理念,性情有所契合,樂意將桑雅添進你的經歷之中,那麼桑雅同樣歡迎你來參加聚會。
這次聚會是以‘真與美之初探’的活動內容為主題,逐步介紹桑雅在奧修,舞踏,印度樂器等領域的方向與現況。經過討論與相互瞭解,有興趣的朋友可加入‘真與美之初探’各場次的現場工作,或正在擬定與進行的種種計畫。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