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雅療癒信息

  * 文字來源為各種靜心療癒資料,並搭配精選圖片。同時發布在"桑雅靜心劇坊"FB專頁


「在這精舍,一個四處可見動物與花園的美麗地方,每個人都在執行不同的任務。做這些實際的工作也是一種靈性修行的形式,稱為塞瓦(seva)即無私的服務。有一天當我在鹿場幫忙時,巴巴也前來餵鹿。他停了下來,非常強烈地看著我並且說:『Krishni,你照顧好這些鹿。愛這些鹿,將全副心力放在這些鹿上,除了鹿之外什麼都不想,於是鹿們也會這樣愛你,跟著妳去到精舍的每個角落。』我將這塞瓦當作一種靜心形式,與這些鹿一起生活了應該有六年的時間。」

「1981年的秋天鹿們生病了。牠們得到了口蹄疫,一種傳染性的病毒侵害。如果這發生在西方,整個鹿群都會被宰殺掉。對我而言真的很痛苦,看著一隻又一隻的動物越來越消瘦,最後倒下,永遠不會再站起來。當我找到巴巴時,奇怪地他似乎不感興趣。我被丟回來,得靠我自己內在的力量;後來我瞭解他是想要我學到一些事情。
我開始祈禱解決的辦法,在我心裡那原本是位印度獸醫——並不是很容易會經過這地方。相反地,出現的是一位高大的金髮女人,她剛來到精舍,並且開始和我交談。她的名字是Wanja Twan,像我一樣是瑞典人,我感覺到與她之間有種立即的聯繫。她跟我說她是位療癒者,並且願意將她稱作靈氣(Reiki)的體系傳授給我。」

「Wanja開始她的教導,給了我四次靈氣第一級必需的點化課程。我能感覺到一些能量在通過我,但是我不能夠說我相信這會有用。直到我開始從事靈氣工作之後,我才明白那些出現的改變首先是發生在我裡面。
我將一隻鹿寶寶與他的媽媽隔開來,好讓他不會得病。不幸地他已經得了。在我受到點化後,我開始治療他。將他放在我的大腿上,然後我的雙手放在他身上,我立刻感受到被包覆在一種愛的泡泡裡。之後的一個晚上我感覺他就要死去了,然而我是全然地鎮定,全然地歸於中心,並且平靜地面對這個情況與我自己。這與其他的鹿死去時我所感受到的完全不同。我不斷給這隻小鹿靈氣。突然間他似乎想要爬進我懷中,然後他出了一聲,我看見他的靈魂離開了他的身體,並且照亮了房間。我能感應到他的感激在這房間裡振動著。那是個非常美的經驗。」

「其他鹿群在靈氣的治療下恢復了健康。Wanja與我時常將我們的手放在牠們的飲用水上面,讓水充滿靈氣能量。有隻鹿名叫瑪瑪塔,相當地溫馴,病情就像那些已死去的鹿一樣嚴重。我們放了一籃的紅蘿蔔在她面前,然後差不多一整個月每天一小時以「手放上去」來治療她。看著她的轉變真是令人難以置信。一開始瑪瑪塔極度地消瘦,部分因為她無法吃東西,部分因為其他的鹿為了保護自己會把她趕走。她的毛黏黏的,有著生病動物那種濕濕髒髒的樣貌。在我們給她靈氣之後,她一點一點地振作起來。她不再流出口水,那是主要的症狀之一。他身上的毛開始再次亮起來。所有事情中最有趣的是,她重新取得她的「閃耀」,開始保衛她自己,對其他的鹿會咬回去。事實上,瑪瑪塔變成鹿群的女王了!」

以上摘譯自Kajsa Krishni Boräng的"Way of Reiki"一書。Krishni自1984年起成為靈氣師父。在那之前有六年的時間她曾住在Swami Muktanada的精舍,並在Wanja Twam的點化下進入靈氣的家族世系。Krishni隨後定居英國,同時在世界各地舉辦靈氣工作坊。目前她遷回瑞典並持續教導靈氣。

Kajsa Krishni Boräng網站


「奧修說:『此處的想法是人們需要被教導如何與他們的身體結為朋友。』既然心靈與身體並不是分開來的,這卷錄音帶也會幫助你瞭解你的內心是如何透過你的身體表達它自己。」
「在一種深深放鬆的狀態裡,你將連結到你無意識心靈裡對你身體情況負有責任的那部分,並且以尊重和友善的態度趨近它。譬如說,如果你感受到你的體重已經是個問題,你無意識心靈裡對此應負責任的那部分,其實是一位對你十分忠心的僕人,一位守護者。藉由使你過重,這位守護者一直在努力幫助與保護你。在一種很深的出神狀態之下,這位守護者能夠創造出新的實現此正向意圖的方式,同時讓你的身體維持是自然與健康的。在這樣的方式中,你來到一種全新的瞭解,對於你的身心機制與它療癒自己的能力。」

以上節譯自“Osho Reminding Yourself of the Forgotten Language of Talking to Your Mind and Body"靜心錄音帶的內頁說明,附圖為其封面與側頁。
錄音帶是由至少二十年前的印度普那奧修國際社區所發行,錄製了“The Forgotten Language"靜心的全程引導話語與音樂。藉由此引導過程,聆聽者可循序漸進地從身體特定部位,到整個全身,再到無意識心靈,與之對話和聯結。
“The Forgotten Language"在現今的OSHO International Meditation Resort仍有訓練課程。


「頭薦骨是指頭蓋骨、脊椎到薦骨的系統。大家都知道,頭蓋骨並非一整塊骨頭,而是由很多塊骨頭組成的。
但不是專家的一般民眾,恐怕都不清楚頭蓋骨是由幾塊骨頭組成、形狀長什麼樣子、以什麼方式組成,甚至不曉得雖然幅度不大,但是其實頭蓋骨可以動。
我記得自己第一次聽見頭蓋骨可以動時,嚇了一跳。當時我對認識的醫生提起件事,對方還對我說:『又在說莫名其妙的話了,小篤,你少來了〜』不過他現在應該知道頭蓋骨可以動了吧……
頭蓋骨具有些微的可動性,如果這個功能衰弱,會讓身心狀態變得不佳。」

「我靜靜凝睇著母親的臉龐一段時間,總覺得母親的皮膚似乎還在微微地運作著,很難想像她已經過世了。這時我才想起,人類的腸子在心肺停止後仍會運作一段時間。腸子聚集了大量神經細胞,堪稱是第二顆大腦,據說人體內有思考能力的不只有大腦,腸子也有。
當時我雖然很猶豫,但是雙手還是像被吸走一般,不自覺地輕碰了母親的腳踝。這時,發出了腹鳴聲。因為腸子與嘴唇、口腔皮膚相連,因此在執行頭薦骨療法的過程中,經常會出現這種現象。我雖然很困惑,但是仍繼續配合頭薦骨的韻律輕觸母親的皮膚,很快地,她出現了「中潮」——母親剛才果然還活著,雖然她的CRI已經停止了,但是「中潮」與「長潮」都還在運作,甚至令我懷疑是否比身體健康的人還要強烈。」

以上摘自吉田篤司的⟨頭薦骨按摩自療法⟩。吉田先生1966年生於札幌,任職於電氣通訊建設公司期間,在斯里蘭卡、馬來西亞、印尼擔任微波通訊網絡建構現場監督。離職後於1998年前往英國學習亞歷山大技法與頭舊骨療法。至2003年已獲得多項協會認證。現於東京執業,傳遞他的療癒技法和經驗。

吉田篤司官方網站


予が曰く酥を用ゆるの法得て聞いつべしや。幽が曰く、行者定中四大調和せず、身心ともに勞疲する事を覺せば、心を起して應に此の想をなすべし。譬へば色香淸淨の輭酥鴨卵の大さの如くなる者、頂上に頓在せんに、其の氣味微妙にして、遍く頭顱の間をうるほし、浸々として潤下し來つて、兩肩及び双臂、兩乳胸膈の間、肺肝腸胃、脊梁臀骨、次第に沾注し將ち去る。此時に當つて、胸中の五積六聚、疝癪塊痛、心に隨つて降下する事、水の下につくが如く歴々として聞あり。遍身を周流し、雙脚を温潤し、足心に至つて即ち止む。行者再び應に此の觀をなすべし。彼の浸々として潤下する所の餘流、積り湛へて暖め蘸す事、恰も世の良醫の種々妙香の藥物を集め、是れを煎湯して浴盤の中に盛り湛へて、我が臍輪以下を漬け蘸すが如し。此の觀をなす時唯心の所現の故に、鼻根乍ち希有の香氣を聞き、身根俄かに妙好の輭觸を受く。身心調適なる事、二三十歳の時には遙かに勝れり。此の時に當つて、積聚を消融し腸胃を調和し、覺えず肌膚光澤を生ず。若し夫れ勤めて怠らずんば、何の病か治せざらん、何の德か積まらざん、何の仙か成ぜざる、何の道か成ぜざる。其の功驗の遲速は行人の進修の精麤に依るらくのみ。~白隠禅師《夜船閑話》

予曰:用酥法,可得聞哉。幽曰:行者,定中四大不調和,身心只覺勞疲,起心應成此想,譬色香清靜軟酥如鴨卵大者,頓在頂上,其氣味微妙,潤遍頭顱間,浸潤下來,兩肩及雙臂,兩乳胸膈間,肺肝腸胃脊樑臀骨,次第沾注將去,當此時,胸中五積六聚,疝癖塊痛,隨心降下事,如水就下,歷歷有聲,周流遍身,溫潤雙腳,到腳心即止。行者再應作此觀,彼浸浸所潤下餘流,積湛暖蘸事,怡如世良醫,種種妙香藥物集,煎湯之,盛湛浴盤之中,漬蘸我臍輪以下,成此觀時,唯心所現故,鼻根乍聞希有香氣,身根受妙好軟觸,身心調適事,二三十歲時者遙勝,當此時消融積聚,調和腸胃,不覺肌膚生光澤,若其勤不怠,何病不治,何德不積,何仙不遂,何道不成,其功驗遲速,依行人進修精麤已。~白隱禪師《夜船閑話》

白隱慧鶴禪師(1685年12月25日-1768年12月11日),俗名長澤 岩次郎,生於日本駿河國原宿(今靜岡縣沼津市),江戶時期臨濟宗著名禪師,中興臨濟宗,開創白隱禪一派。
白隱擅長書畫,有許多作品傳世。他創造了「隻手之聲」的公案。為日本禪宗公案的創始者,至今仍享有盛譽。被譽為五百年不出之一代禪宗大師。「悟後之修行」是他特別強調而落實在生活之中。因此雖為臨濟正宗法統,卻也擁有「在家禪」、「民眾禪」之美譽。
師亦重視現世利益之修行,據稱以〈軟酥法〉與〈內觀秘法〉救人無數。

軟酥法修習影片

繼續閱讀

關於生物能頭薦骨療法 (Biodynamic Craniosacral Therapy)

*以下文章由夏瑪屋提供

身體的新願   *本文發布於2021年春節前

     又到了充滿節慶氣氛的年節時刻,許多祝福祈願的話語在人際間互贈流轉。其中,祝願他人或自己「身體健康」也是常見的寒暄詞語。

     人人都喜歡新年發財行大運,這部分某個程度需要依賴外緣;但是自己所許下的身心安康的願望,外人能協助的反倒較有限,主要需視自己對此付出的心力與程度。我們有足夠的誠意想要自己的身心常保安康嗎?或者這只是說給身體聽的客套話?

     前一陣子幫朋友做頭薦骨,我的朋友聰明又優秀,一時興起赴京趕考也可以成為國考狀元。我們做好療程的準備後,朋友躺在按摩床上閉上眼睛,我選擇以雙手握住他的兩個腳踝做為開始。三分鐘後我問他感覺如何,他竟問了我的手有放上來嗎?他完全沒有感覺我的雙手此刻正握放在他的腳踝上。我沒有移動但稍微施加了一點雙手碰觸的力道,他說喔現在有了。

     我們持續進行,過程中我還是不時詢問他的狀況,他的身體也有一些具體的回應。整個個案結束後,他過了很久才緩緩起身,他說,剛結束的片刻感覺身體不是自己的,整個人非常沉地烙印在床上,頭腦則像是從很遠的地方趕回來,為自己重新定位所處的時空。

     我們稍微小聊了一下,談到這樣的深層放鬆狀態,是身體可以盡情修復自身的時刻。然後,我們談到他沒有察覺自己的腳踝被我的雙手握住這件事。我跟他說,或許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是你可能較少往內覺察自己的身體;你的身體對你來說有點像是陌生人。

     大多數現代人其實都是處於類似的狀態,我們的視覺、聽覺、味覺、嗅覺和觸覺或許很敏銳,能夠充分感應外界、做出回應,但是對於往內察覺身體的現象、回應身體的需求,對於「體覺」或「動覺」(Kinesthetic literacy ),我們就比較陌生。

     當我們肚子餓了口渴了,是因為我們從身體內部感受到這樣的訊息,而身體其實時刻都在跟我們溝通,只是它播放的音量很小、表現得很細微;通常在它大聲吼叫而我們發現自己得了胃潰瘍之前,它其實已經嚷嚷許久了,只是我們沒有把注意力放在它身上。久而久之,身體便成了我們最親密的陌生人。大部分的情況是,如果身體出狀況了,我們就把這親密的陌生人交給另一個完全陌生的人──我們期待醫護人員在面對上百位候診病人的看診壓力下,能在每週一次十分鐘的面談裡醫治好自己的身體。這情況怎麼看都覺得整體拼圖像是少了一塊,而且是顯示最主要畫面的那個部分不見了。這是現今常見的現象,可能有些人也不以為意,覺得一切理所當然。

     我的朋友有一對可愛的子女,我跟他說,大部分的父母都會悉心照顧自己的孩子,平時就會觀察孩子說出口或沒說出口的需求,若是遇到棘手難解的狀況便向外求援,而對於他人的建議父母親有時會去核對與孩子的生活或互動經驗,最後選擇出適當的方式照顧孩子。

    「如果孩子出生後我們不聞不問地把他晾在旁邊,一旦孩子出現狀況就直接把他交給其他陌生人教養……這樣不是很奇怪?你會這樣嗎?」我問朋友,「但是若把『孩子』這兩個字換成『身體』,我們卻會覺得這是理所當然。」

     身體與我們有休戚與共的關係,值得我們用對待孩子(也可以是喵寶、汪寶或任何親愛的動物家人)般的方式,來愛護自己的身體。

     所以,如果你的新年新希望中有期許自己「身體健康」這個願望,那麼或許可以用心思量看看,對你來說該怎麼做才是對身體有誠意的許諾!

繼續閱讀

軟酥法

  * 同時作為Deva Satyana個人FB貼文


予が曰く酥を用ゆるの法得て聞いつべしや。幽が曰く、行者定中四大調和せず、身心ともに勞疲する事を覺せば、心を起して應に此の想をなすべし。譬へば色香淸淨の輭酥鴨卵の大さの如くなる者、頂上に頓在せんに、其の氣味微妙にして、遍く頭顱の間をうるほし、浸々として潤下し來つて、兩肩及び双臂、兩乳胸膈の間、肺肝腸胃、脊梁臀骨、次第に沾注し將ち去る。此時に當つて、胸中の五積六聚、疝癪塊痛、心に隨つて降下する事、水の下につくが如く歴々として聞あり。遍身を周流し、雙脚を温潤し、足心に至つて即ち止む。行者再び應に此の觀をなすべし。彼の浸々として潤下する所の餘流、積り湛へて暖め蘸す事、恰も世の良醫の種々妙香の藥物を集め、是れを煎湯して浴盤の中に盛り湛へて、我が臍輪以下を漬け蘸すが如し。此の觀をなす時唯心の所現の故に、鼻根乍ち希有の香氣を聞き、身根俄かに妙好の輭觸を受く。身心調適なる事、二三十歳の時には遙かに勝れり。此の時に當つて、積聚を消融し腸胃を調和し、覺えず肌膚光澤を生ず。若し夫れ勤めて怠らずんば、何の病か治せざらん、何の德か積まらざん、何の仙か成ぜざる、何の道か成ぜざる。其の功驗の遲速は行人の進修の精麤に依るらくのみ。~白隠禅師《夜船閑話》

予曰:用酥法,可得聞哉。幽曰:行者,定中四大不調和,身心只覺勞疲,起心應成此想,譬色香清靜軟酥如鴨卵大者,頓在頂上,其氣味微妙,潤遍頭顱間,浸潤下來,兩肩及雙臂,兩乳胸膈間,肺肝腸胃脊樑臀骨,次第沾注將去,當此時,胸中五積六聚,疝癖塊痛,隨心降下事,如水就下,歷歷有聲,周流遍身,溫潤雙腳,到腳心即止。行者再應作此觀,彼浸浸所潤下餘流,積湛暖蘸事,怡如世良醫,種種妙香藥物集,煎湯之,盛湛浴盤之中,漬蘸我臍輪以下,成此觀時,唯心所現故,鼻根乍聞希有香氣,身根受妙好軟觸,身心調適事,二三十歲時者遙勝,當此時消融積聚,調和腸胃,不覺肌膚生光澤,若其勤不怠,何病不治,何德不積,何仙不遂,何道不成,其功驗遲速,依行人進修精麤已。~白隱禪師《夜船閑話》

酥即牛奶熬製成的古代奶油. 想學習這軟酥法, 用酥之法者是白隱慧鶴禪師. 回答他的白隱子是江戶前期京都的奇人異士. 冥想頭頂處有一如鵝蛋大小, 軟潤且充滿色澤和芳香的奶油, 然後它開始融化, 浸潤了頭顱, 兩肩及雙臂, 兩乳胸口與橫膈膜之間, 繼續流注肺肝腸胃和脊樑臀骨. 這股軟酥暖流洗淨了胸中鬱積結癖, 並且潺潺瀝瀝地流經全身, 溫潤雙腳直到腳心. 接著, 這些已流至底下的軟酥還會蓄積起來, 如同舉世良醫所開出的煎湯妙藥, 倒在浴盆中浸漬肚臍以下. 若能自年輕時就精進修持此法, 「何病不治,何道不成」.

這時的白隱禪師應是正值二三十歲, 因修禪過激而重症纏身. 得此軟酥法後不出三年眾病痊癒並得徹悟, 成為日本臨濟宗的一代高僧.

《夜船閑話》的其他段落裡白幽子曾用內觀祕法一詞稱呼軟酥法和相關法要, 並且主動針對可能生起的禪法或道法疑惑直指此法歸禪. 事實上, 早在原始的佛教經律如《雜阿含經》, 《僧祇律》, 《增一阿含經》中就有用油, 酥, 蜜等治病療法. 後出的《涅槃經》亦有乳酪生熟酥醍醐的五味之喻. 佛經的編集自始側重具普遍性的心法義理, 而適合不同資質的各種修法多傳承在宗派師徒之間. 因此說不定軟酥法真的是由某位禪師交給了東瀛隱士, 然後再回到禪門正脈.

那麼, 奧修的正脈呢?

個別門徒當然不受侷限, 只要他覺得對自己有幫助—-其實這是另一個尚待長篇討論的課題—-任何來自傳統或當代的方法都可取用. 不過與其他門徒之間, 尤其是在公眾論壇上, 關於法門資訊的討論交流就需慎重以對.

諸多奧修靜心中有一"Reminding Yourself of The Forgotten Language", 內容大略為先透過意念和呼吸, 再讓盤踞在潛意識裡的種種模式能夠浮現到意識, 透過覺知來化解與找出全新的生命質地, 最後還觀想到金色的太陽自身體下方緩緩升起. 普那社區最晚至90年代就有這項靜心活動, 而且是在老子屋裡, 所以或許像"No Dimensions"一樣也是奧修認證的靜心, 至於源頭為東方傳統或西方新時代則不清楚, 也還不確定是否有中文版.

軟酥法除了明確來自東方傳承, 奧修與白隱的連結也可讓此法對奧修門徒來說更感親近. 1977年12月11日奧修開啟了"This Very Body the Buddha"演說系列, 當天講席開始沒多久奧修就說今天是他的生日, 於是他想著這樣的時刻該送給大家什麼禮物. 然後他想到了佛陀的一句話"Sabaa danam dhamma danana jnati"—-諸布施中法布施最勝. 接著奧修提起白隱禪師. 整個演說系列就是在講白隱禪師的另一本著述《坐禪和讚》.

更適於東方人的心性體質, 與奧修更加精微乃至祕合的連結, 這是在此提出軟酥法的初衷. 也是這個緣故, 先前會有從充滿奧修能量的Namokar Mantra對Maneesha的OSHO Bardo所發的議論. 而桑雅研製中的內面凝視之舞, 則是繼早期門徒作出112張類似西方禪卡的圖畫後, 改以東方太極, 能劇式的身體, 伴隨印度古典樂器Tanpura, 再調入具Tantra精神的大野一雄自發性舞踏, 可望對於深入奧祕之書112個靜心技巧增添另一層貢獻.

Anando的Forgotten Language, Gopal的Relaxing The Body-Mind, Maneesha的Osho Bardo, Sudheer的 Relaxing the Body Mind, 這些靜心都有發行CD, 可讓人隨著音樂以及其中的導引話語進入靜心, 因而統稱為奧修的Guided Meditation. 桃園有位自然療法者也將軟酥法配上了音樂並放至Youtube. 在門徒圈尚未納入白隱與他的療癒法門之前, 藉由這位老師的作品來體驗用酥之法也是滿好的方式: https://youtu.be/hrhi7LrYbGk

期望見到門徒朋友們作出更多努力, 讓奧修的靜心, 療癒, 以及藝術傳承得更為紮實, 流動得更為豐富, 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