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生物能頭薦骨療法 (Biodynamic Craniosacral Therapy)

*以下文章由夏瑪屋提供

身體的新願   *本文發布於2021年春節前

     又到了充滿節慶氣氛的年節時刻,許多祝福祈願的話語在人際間互贈流轉。其中,祝願他人或自己「身體健康」也是常見的寒暄詞語。

     人人都喜歡新年發財行大運,這部分某個程度需要依賴外緣;但是自己所許下的身心安康的願望,外人能協助的反倒較有限,主要需視自己對此付出的心力與程度。我們有足夠的誠意想要自己的身心常保安康嗎?或者這只是說給身體聽的客套話?

     前一陣子幫朋友做頭薦骨,我的朋友聰明又優秀,一時興起赴京趕考也可以成為國考狀元。我們做好療程的準備後,朋友躺在按摩床上閉上眼睛,我選擇以雙手握住他的兩個腳踝做為開始。三分鐘後我問他感覺如何,他竟問了我的手有放上來嗎?他完全沒有感覺我的雙手此刻正握放在他的腳踝上。我沒有移動但稍微施加了一點雙手碰觸的力道,他說喔現在有了。

     我們持續進行,過程中我還是不時詢問他的狀況,他的身體也有一些具體的回應。整個個案結束後,他過了很久才緩緩起身,他說,剛結束的片刻感覺身體不是自己的,整個人非常沉地烙印在床上,頭腦則像是從很遠的地方趕回來,為自己重新定位所處的時空。

     我們稍微小聊了一下,談到這樣的深層放鬆狀態,是身體可以盡情修復自身的時刻。然後,我們談到他沒有察覺自己的腳踝被我的雙手握住這件事。我跟他說,或許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是你可能較少往內覺察自己的身體;你的身體對你來說有點像是陌生人。

     大多數現代人其實都是處於類似的狀態,我們的視覺、聽覺、味覺、嗅覺和觸覺或許很敏銳,能夠充分感應外界、做出回應,但是對於往內察覺身體的現象、回應身體的需求,對於「體覺」或「動覺」(Kinesthetic literacy ),我們就比較陌生。

     當我們肚子餓了口渴了,是因為我們從身體內部感受到這樣的訊息,而身體其實時刻都在跟我們溝通,只是它播放的音量很小、表現得很細微;通常在它大聲吼叫而我們發現自己得了胃潰瘍之前,它其實已經嚷嚷許久了,只是我們沒有把注意力放在它身上。久而久之,身體便成了我們最親密的陌生人。大部分的情況是,如果身體出狀況了,我們就把這親密的陌生人交給另一個完全陌生的人──我們期待醫護人員在面對上百位候診病人的看診壓力下,能在每週一次十分鐘的面談裡醫治好自己的身體。這情況怎麼看都覺得整體拼圖像是少了一塊,而且是顯示最主要畫面的那個部分不見了。這是現今常見的現象,可能有些人也不以為意,覺得一切理所當然。

     我的朋友有一對可愛的子女,我跟他說,大部分的父母都會悉心照顧自己的孩子,平時就會觀察孩子說出口或沒說出口的需求,若是遇到棘手難解的狀況便向外求援,而對於他人的建議父母親有時會去核對與孩子的生活或互動經驗,最後選擇出適當的方式照顧孩子。

    「如果孩子出生後我們不聞不問地把他晾在旁邊,一旦孩子出現狀況就直接把他交給其他陌生人教養……這樣不是很奇怪?你會這樣嗎?」我問朋友,「但是若把『孩子』這兩個字換成『身體』,我們卻會覺得這是理所當然。」

     身體與我們有休戚與共的關係,值得我們用對待孩子(也可以是喵寶、汪寶或任何親愛的動物家人)般的方式,來愛護自己的身體。

     所以,如果你的新年新希望中有期許自己「身體健康」這個願望,那麼或許可以用心思量看看,對你來說該怎麼做才是對身體有誠意的許諾!

繼續閱讀